碳酸莓

忘性恋人

*周期性失忆。
*安雷短篇,真的很短,并且是幼儿园文笔。
*微型玻璃渣注意。
*食用愉快。

雷狮患了一种奇怪的病症。

04.05  21:00
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惊醒了正在打瞌睡的雷狮,他从沙发上坐起来。
“起来了?”来者是位面带微笑的青年,他不紧不慢在玄关脱下外套后,径直走向雷狮。
条件反射性地远离。
“……你是谁?”
青年愣了愣,一丝痛苦的神情悄悄爬上他的脸庞,他咬了咬牙,终对雷狮展现出一个温暖的微笑。
“我是安迷修,是你的恋人。雷狮,我是你的恋人。”
“恋人——?”雷狮瞟了安迷修一眼,然后特意拉长了音调,“滚吧,我哪有什么恋人?而且,我根本不记得你。”
雷狮嘲讽地笑了。
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。”安迷修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弧度,“……我记得就行了。”
他伸出双臂将雷狮揽入怀中,嘴唇贴近耳朵,吻了吻他的耳垂,舌尖甚至挑逗性地舔舐了一下。雷狮浑身发麻,想要挣脱开这怀抱,奈何他不知道安迷修的劲为什么会这么大,用尽全身解数也挣不开。
“你给我放手。”雷狮紧绷着神经,警告性地在他耳旁说着。
安迷修没有应话,他自顾自的抬起头,望着雷狮的眼睛。这双紫色的眸子,深得像一潭泉水——这个把宇宙的景象尽收眼底的男人,必定是经历了数次大风大浪的。
他的嘴贴上了雷狮的紧抿着的薄唇,伸出舌头撬开他的牙关进入到口腔,与对方的舌缠绵起来。雷狮被突然的状况惊得没缓过神来,想要说话又被安迷修的吻堵在了喉咙里。这吻强硬得令人无法不接受,他撕咬着他的嘴唇,铁锈味在口腔中弥漫。
持续了许久才分开,这吻差点让雷狮窒息。
“真是个恐怖的家伙。”雷狮缓了缓,盯着安迷修笑意渐浓的碧眼想着。
一夜,雷狮听安迷修喋喋不休地说他们以前的事情,朦朦胧胧中脑海仿佛对这个人有了点痕迹。

04.06  20:59
雷狮一边躺在安迷修的腿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爱情电影,一边让安迷修给他往嘴里送提子。
04.06  21:00
雷狮突然警觉地坐直了身子,眼眸里的不羁突然转变为强烈的敌意。
“你是谁?”
安迷修刚想往雷狮嘴里送最后一颗提子,听到这句话手一哆嗦,提子掉在了地上。
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眉眼里尽是绝望的神情。
安迷修低下头整理了一下神情,随即露出一个惨淡的微笑。
“我是安迷修,是你的恋人。雷狮,我是你的恋人。”

早就习以为常了,不是吗?

完。

评论(2)

热度(31)